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你往何處去?【聯合報╱徐國能(大學教授)】

我們能夠多深刻的影響這個時代?還是慢慢地融入世俗,成為每一個時代下那個相同模糊的面孔?

在隔斷紅塵三千里的校園中,漫談知識、詩歌與美,彷彿與紛紛擾擾的廛市漸行漸遠。打開書頁,吟詠之間便可忘卻現實世界裡浮動不安的經濟衰退與使人疲倦的失業數字等等;我們漫談哲理,交換感動,那些心靈悸動的瞬間,總使我幾乎忘了這個時代真實存在的不公不義或人間隨時發生的哭喊絕望。我們在教室裡心情甜美,於校樹間人生灑脫,輕唱〈小情歌〉的日子,國家民族的大義已遠。該怎樣弄到計畫的經費,以及如何消化掉經費,成為現實中最讓人關心的事。但我不禁要問,那個少年時立志淑世的意氣到哪裡去了?寫在八古作文「讀書與救國」字裡行間的沸騰熱血都已冷卻了嗎?

有人說過,舊俄的知識分子是質地最好的麻繩,他們將自己和時代人民緊緊捆綁在一起,死命將沉重的國族拉出命運的泥淖,直到自己斷裂為止。而今我在研究室的電腦前偶然舉目,初秋的藍天像每一個時代那樣浩蕩,我卻有了深邃的茫然。在教學、研究與服務的量化評鑑中,「救國」或「用世」都成為了遙遠或愚騃的代名詞,爭奪學術資源,較量學術成就,在故紙堆裡輕易的日升日落,難道就是我們這個時代,攻書學劍的最終目標嗎?

我不能忘記190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顯克維奇的小說《你往何處去》(或譯《暴君焚城錄》),為了躲避暴君尼祿迫害而逃離亂城羅馬的使徒彼得,在途中遇見上帝,兩人方向相反,互問對方「你往何處去」?

我們可以逃往一個安適的樂土,享受物質生活的豐腴以及文學、音樂、藝術的陶養,我們可以心平氣和,非常光潔的在雲端活過一生。然而我們也有一個亂邦在身後,是否應該轉身,回去被釘在十字架上或餵於餓獅的口中?或是即便如此,亦不能改變什麼現實,或完成什麼真理?在價值漂流的時代,沒有夢也沒有黎明,我多想如千年前的聖人,迷路時遣一弟子為我問津,舉世滔滔,我們一行,該往何處去呢?

【2009/09/28 聯合報】
02:13 | [文字] 經典分享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Lenka - Everything At Once | top | You are the reason...?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arahwang.blog94.fc2.com/tb.php/225-cbe4801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