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現實與夢想

在我的生活裡,只有晨露暮靄,山雨山風,有山花爛漫,有暗香浮動。有月出驚山鳥,有清泉石上流。彷彿只有同這些生靈融合在一起,我的靈魂才能得到安寧……

作者: ◎劉傳珍

那邊

清晨的美夢是被一陣鳥的喧嘩驚醒的。窗外形色不一的鳥兒都聚集在屋外的一棵樹上,彷彿正在議論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我輕微的腳步聲驚動了它們,撲楞楞,大多數鳥兒都飛走了,只剩下三兩隻大膽而又狡猾的,小心翼翼地看著我。作為一個剛剛遷居此地的闖入者,它們總是充滿了好奇與戒心。當我們在門前種下的月季壯成長並含苞待放的時候,那些鳥兒早已不在乎我的到來,都淡然地瞥我一眼,繼續它們的談話。而我則在樹下仰望它們,滿心慕與讚嘆。

我的居室坐落在山腰。背後的青山鬱鬱,看不見一點泥土的顏色。每年的春、夏、秋三季,山裡長滿了各種各樣的野果,每次從山中歸來,嘴裡總會有一些酸酸甜甜的滋味。小屋出去向西不遠,便有一汪清清的泉水從半山腰潺潺流下。泉水冬暖夏涼,直接飲用,便會有一絲淡淡的甜味,沁人心腑。

平日裡多數時間,我躲在屋裡看書或聽音樂,要麼就到山上去遛達遛達,欣賞欣賞山色。先生則對「農活」樂此不疲。日日看他拿著鋤頭和鐵鍬忙忙碌碌,卻總不見他有收穫。我問:「你的麥子呢?」他便拉著我到他經營的地方去看,只見麥田裡一片狼藉,大約是貪嘴的鳥兒們幹的。我說:「那你不是白忙活了?」他說:「都在這座山上,誰吃不一樣?」

三九隆冬,大雪封山。

小屋被炭火烘得熱熱的。黃昏時分,山下的朋友踏雪來訪,看見我們兩個,很驚奇的樣子:「你們怎麼越過越年輕了!」我聽了以後,非常高興。他說,鐵達尼號沉了,美國轟炸南聯盟,世界末日純粹是胡說八道,什麼教的頭目跑到國外去了,臺灣要挨揍了,某某人,因為貪污給抓起來了……聽著聽著,我昏然睡去。那些事都離我極為遙遠,是我連夢都做不到的地方。同在地球上生存,生存的世界卻並不一樣。在我的生活裡,只有晨露暮靄,山雨山風,有山花爛漫,有暗香浮動。有月出驚山鳥,有清泉石上流。彷彿只有同這些生靈融合在一起,我的靈魂才能得到安寧。我蜷在自己的窩裡,那兒也不想去。外面的世界無論怎樣地五彩繽紛,我也懶得去多看一眼。「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我們就像兩隻小松鼠,安然自得地過著自己的生活。

這邊

一位哲人說:「人生百分之七十的挫折與苦難,百分二十的平淡和百分之十的快樂。」

潘朵拉的盒子一打開,製造肉體和精神痛苦的蚊蟲都飛向了人群聚集的地方,因為,只有在這裡,這些蚊蟲才能得到生存和繁衍。精神和肉體的疾患使我日日疲憊不堪。很多人的家裡都掛著空氣清新器、除濕機,還有昂貴的空調。價格不菲的純淨水、礦泉水,裡面同樣活躍著無數的病菌。塑膠玩具、遊戲機,卻沒有掩住孩子們孤獨的目光。城市裡,鳥籠中鳥兒們可憐兮兮的叫聲被汽車的鳴笛和工地上的機器聲淹沒。人們設法使用發達的科技去模仿自然,接近自然,卻在不知不覺中離自然越來越遠。

累莫大於心累。物質的誘惑就像一隻無形的具有無窮魔力的大手,使無數人難以擺脫它的役使。為名譽的爭,為金錢的爭,為地位的爭,對成就感的追逐。未來的一切撲朔迷離。得之喜,失之悲,情感世界的大起大伏,已然刻畫在人們的臉上。很多人不合年歲地衰老。

我像大多數人一樣,飄蕩在物質世界的激流與漩渦裡。悲悲喜喜,患得患失。時而冷眼觀瞧,時而熱烈投入。我生存的這個世界,充滿了缺憾,又令人難以割捨。想拒絕它,卻又依它。內心的矛盾難以言說。因為這矛盾,便有了交織在內心深處的不安和痛苦,便應合了人生的那個「百分之七十」。

那邊是我靈魂的夢,這邊是我肉體的家。只有在萬籟俱寂的月明之夜,夢想才會張開飛翔的翅膀,用心靈去諦聽自然的聲音,讓自己的靈魂小憩一會兒,暫得精神的自由與超然。令人心動的美永遠只是曇花一現。
23:22 | [文字] 經典分享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I'm with you | top | 從台中回來了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arahwang.blog94.fc2.com/tb.php/142-8bc550c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