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將進酒

有時我思索活著的意義,特別是在這樣的夜晚。

你知道的,最近我越來越愛喝酒,darling。我也說不清為何突然之間它對我產生了莫大的吸引力。也許是因為我一個人縮在桌前看電影,也許是因為我越來越笑不出來。每一個笑容都變得好像在偽裝什麼事情。走在路上,我突然覺得喜怒哀樂都不重要。喜怒哀樂只是你參與這個世界的方式,難以解釋的不重要。

你知道的,我曾經經歷過好多好久重大的落差。我以為別人是在擔心我,其實別人是在質疑我。我以為別人在乎我過得好不好,但其實別人在乎的是我能不能讓他過得好。我已經經歷太多太多太多太多,揚起一張笑臉卻得到別人的一桶冷水。也許這些也通通不重要。你拿著自己的高興迎向別人的冰冷。

我越來越有話說不得了,darling。每一句話背後都富有昭然若揭的暗示,每一個行為背後都必須要產生一個或無數個表徵。我曾經以為小時候的不幸總會過去,我總是期待著時間往前奔跑,以為只要跑得夠遠了就可以讓我擺脫這些如影隨形的鬼魅。

身邊有人期待著我要嚴謹但不要成熟,要能幹但不要市儈。他說他不能相信我,但卻時時依賴我。我說我不能相信他,但卻也不知道該拿這段關係怎麼辦。你知道的,人就是靠著這麼點微薄的關係存在在這世界上。如果沒有這層關係,人簡直可以說是什麼都不剩了。人際關係像一張網將你網住,但你要知道,這些就是你活著的證據。如果你嫌網煩將他們給割了,你就成了斷線的風箏,飄飄蕩蕩的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但話說回頭意義到底是什麼呢,人活在世上真有這樣的東西可以定義我們的人生嗎。

公司裡的人彼此仇視。我告訴你,我說這話一點也不誇張。你應該去看看我們公司的樣子。人人慄慄自危的,只要稍有別人靠近說個話就嚇得跳個半天高。他們習慣透過mail說話,就算就只坐在彼此對面都一樣。我曾經漏了回一通電話,那通電話原本還是我先打過去找那位業務,那位業務沒接到於是回電給我,但我又湊巧沒接到的。告訴過我要回電話的女同事就為了這點小事氣得橫眉豎目,寫mail給我還順便CC給其他同事怒陳他的不滿以及冤屈。「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忘記了還是怎麼樣啦!我明明告訴過你要回電,還提醒你兩次!對啦,對您來說這也許是小事啦!」 我站起來跟他道歉,說要賠他一杯飲料聊表歉意。他一邊對我笑得溫柔婉約的一邊說「沒關係啦...」的同時,我的信箱卻跳出來信通知,裡面寫著「你以為道歉能怎樣?!道歉!對不起!都不能彌補事情!今天是因為我正好坐在位子上有聽到你講,如果我沒在位子上,不就莫名其妙的背了黑鍋!你的飲料我承受不起!」

對呀,就是現在坐在你對面巧笑倩兮狀似溫柔的說沒關係的人寫過來的mail。

我沒有傾訴的對象,darling,因為我就連私生活也充滿挑戰。跟我在一起的人,他說我道德有問題,他說我反反覆覆,他說我沒有一點原則跟堅持,甚至連對於那些曾經對摔車的我棄之不顧的人都不會跟他們絕交,簡直沒有在乎的事情已經到了極限。
他說我老是讓他忍耐,他說我脫線、辦事能力認知能力認路能力記住影星的臉的能力記住自己買的東西的價錢的能力遠遠不如正常人,樣樣能力值都低下到一般正常人根本不會這樣的地步,為什麼只有他得一直要忍耐我這樣。

我若跟他抱怨職場上遇到的事情,他會質疑兼攻擊我為何不回嗆上司為何不直接離職。跟他分享今天新體驗到的事情,他質疑我攻擊我為何不早聽他的照他說的改為何非得要等到我自己體驗過後才發現他說的是對的這種他明明就知道一定會變成這樣的事情為何我就是不聽他的不相信他說的話非得要等我自己經歷過一遍才在那邊跟他share說什麼什麼事情怎樣怎樣。跟他分享今天遇到的人事物,他會用揚高尾音的說話方式以一種莫名其妙的姿態問我「然後?你到底想說什麼?」 跟他反應這樣真的很難相處下去,他回我說「你怎麼都不想想問題是不是出在你自己身上!我會這樣對人一定是有原因的,那是因為你先用了怎樣的態度我才會變這樣!!我跟你可不一樣,我對於自己所做的事情清楚得很,很抱歉!」

你知道的,darling,我越來越不知道怎麼說話了。也許只剩下酒能夠在我看電影的晚上陪我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0:07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