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無知的不可原諒性

我無法堅守原則。即使偶爾心有所悟,最終仍屈服在現實之下。

我終於明白了,殘忍是一種必經的階段,殘忍是無知的同義詞。

我想起我小時候,曾經抓著文鳥將牠往水裡塞。純粹只是好玩,滿籠子亂飛的小鳥,在掌心中掙扎著既好摸又溫暖。看牠在水裡不停甩頭也很有趣;我還不能明白那叫喘不過氣。當然牠漸漸的不能動了。看著牠出氣多入氣少,我才有點害怕的想:你要死掉了嗎?緊緊捏著牠,腦袋中想的是卡通人物多打兩下肚子就可以把水吐出來,重新活蹦亂跳的愚蠢畫面。

然後牠合上眼睛。

今天看了一部電影,不知道名字。一個嚴的教授,專注於自己的學問,相信也熱衷於追求更多知識。豐富的學識讓他總是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活在這世間沒有一點猶豫,不曾希罕過任何形式的溫情或者安慰。上他的英國文學課簡直可比擬行軍,稍有答不上的問題他就當眾羞辱學生並要人別踏進教室。學生們既恨他又敬畏他。

「教授,方便說話嗎?」
「可以。」
「最近我接到家裡通知,祖母過世,我得回去一趟…」
「你的意思是想說報告會遲交?」
「我可以嗎?」
「你要就去。報告不可以遲交。」

後來,那位嚴峻的教授得了卵巢癌。他其中一個得意門生,是他的主治醫生。不近人情,鐵面無私,這個學生盡得他真傳。他劇痛纏身,他頂多幾個小時給他10cc嗎啡。「教授是個完美的研究病例,」他要他忍耐。
學生的臉上有著自信的笑容。冰冷,不帶感情。

直到那時他才發現,渴望安慰是怎麼回事,需要哭泣是怎麼回事;有人陪伴是怎麼回事,人情溫暖是怎麼回事;而過去的自己多麼冷血。

強壯就會殘忍,脆弱就會仁慈。等到自己需要別人手下留情時,才知道同情別人是怎麼回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46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獨白

有些時候,我幾乎忍不住要脫口問你:為什麼這麼恨我?但我知道這根本沒有用。就算釐清了怨恨的理由,又能做些什麼?要你為了我改變亦或是我為你改變?兩者都不可能。既然如此問有何用?

我做錯過很多事情。做過的事情無法只是說一句「已經過去了」就當他煙消雲散什麼都不曾存在。事情是不會過去的。他會一直追上來,黏在腳底下,影響未來,留下歷史。歷史就是我們的生活軌跡。歷史就是我們自己。

我們也有過快樂的時光,在那些沒有猜忌的日子的時候。只是現在他們像煙一般遙遠,又如同昨日一般歷歷在目。

左手腕上出現了一個鮮紅的斑。沒看過如此艷紅的顏色自然的出現在肌膚上。做事情的時候,那一個小紅點在視線範圍游走著,總是不經意的抓住我的視線。在這樣的深夜,我突然想起跟你一起穿梭在SOGO百貨公司後面的小巷,試圖找個比較美味的小攤販填飽肚子的晚上。很多事情都一去不回頭了,包括你跟我。八月二十四號,我永遠記得這個日子。那是我第一次踏進這個世界的分水嶺,我跟你之間的分水嶺。

當有人伸手想接觸我的時候,我會害怕。害怕他失望於我真實的模樣。我希望你喜歡我。所以我只會站得遠遠的微笑。很多時候聽到自己講話卻覺得像是在聽別人說話。我常常喃喃自語。

誰是我。我是誰。


13:54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