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你是好人嗎?

  大概是因為年紀還不到的關係,我很少回顧過去。總是向前衝,眼前當下的事情就已經佔滿心神,好像也從來沒有什麼時間可以讓我遙想當年。然後時間中的我被一個個分段切割,前一個自己不認識後一個自己,直到被問起自己是誰竟也落得張口結舌的窘境。這個不可以輸那個不可以放棄,躲在這付面具背後既脆弱又狡猾的人到底是誰?

  我常常覺得精神上的疾病是很難定義的事。一個被綁架了的10歲小女孩,終於在18歲時好不容易逃出犯人魔掌;但她偶爾卻會懷念那位綁架她的人。那是八年中她的世界的全部,那段被踢打羞辱沒有陽光沒有衣服甚至不能有頭髮,只能有他的她的人生。對她的懷念大驚失色的世界不想也不能了解她的心態,只用「斯哥爾摩症候群」一辭圈限她的行為。這世界只允許兩種面貌:絕對的與絕對的白,要絕對的憎惡罪過來突顯善良的潔白。

  我非常的討厭人權團體倡導廢除死刑。他們的理由多半是人沒有權力殺死另一個人,否則就與那些牢中的殺人犯無異。而我的驚詫在於:原來你們覺得自己跟殺人犯不一樣嗎?哪裡?就憑你們自我感覺良好的定義自己一定是善良無辜的小白兔嗎?請你們哪一天真的不殺生了再來跟大家說話。還曾經有人表達那是因為「無法忍受自己的手染上鮮血」。如此為了自己的感受就可棄別人於不顧,維持自我感覺良好比別人夜夜泣血還重要;這一種維持自己雙手乾淨不染血的定義跟極端自私的差別又在哪?亦或是自私自利沒有奪取生命那麼罪過,所以只要我不殺伯仁即可,伯仁因我而死則不干我的事?並暗中沾沾自喜的將自己與殺人犯做區隔:「瞧,我這雙手多麼潔白,從不曾染上鮮血!」並高傲的指揮別人不可施行嚴重罰則於加害者,否則就叫做野蠻不開化,或者是心懷仇恨,需要接受心理輔導。

  我常常覺得這種人比殺人犯還可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1:00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