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夢與夢之間

與家人趕著要去什麼地方,於是攔了輛計程車。
那是個有三排座位的車,前兩排已經擠滿人;由於事出急迫所以還是坐進去了。上車後司機卻不知道該怎麼去我們指定的地方,於是他開了衛星導航面板。但導航還是不能指出目的地,於是我拿了司機的卡片說「指給你看」,便鑽進了面板的世界,跟弟弟一起。

那個世界空無一人。街道明亮乾淨,卻看不到太陽,沒有聲音。
突然看到有個小女孩在玩球。拿著卡片想把她撥開,空間卻像畫布上的油畫顏料般被刮開一個洞,露出底下原木的顏色。沒有空理會,我還得指路才行呢。
於是我往前跑,卻注意到小女孩跟在我倆後頭。
各個不同的屋簷在我們頭頂上掠過一個又一個。往前跑的同時,弟弟卻突然長大了十餘歲,一把抱住我叫「哥哥!」,被他抱住的我卻開始有點驚懼的想著,再過那個轉角應該就要到目的地了,到時候該怎麼離開這個世界,弟弟為什麼在這裡長大?我們是不是變成這裡的居民了…?

我突然張開眼睛,牆上的指針分指左右兩邊。模模糊糊的想說今天跟朋友有約,但是如果我吃了這個世界的食物,拉麵,有點想吃拉麵。等到食物成為我的血肉,是不是就代表再也回不去我原來的地方了?

然後我醒了,從床上爬起來整裝出門。待在我應該在的地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4:26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故事

我想躺下,所以躺下。覺得想動動手腳於是隨意擺動,覺得想要唱歌所以輕輕歌唱。

人生是一條條的時間軸,在上頭搖晃著慢慢前進的時候,感覺有點怪異。不應該是這樣,不應該是這條時間軸…啊,總覺得現在有些不對。於是我常常在時間軸上旅行。於是時間變異,紐約布魯克林區的夜晚燈火通明,行人寂寥。手上抱著購物的紙袋,裡面是一些罐頭、果汁以及露出一節在紙袋外的,法國魔杖。對,法國魔杖。我很喜歡的,不管是拿來抹上鷹嘴豆泥加上一些奢侈的橄欖油,或者只是簡單的用蒜頭醬抹香後放進小烤箱。

軌道鬆動,在夢的邊緣吱嘎作響,挾帶著粗礪的砂石敲打著脫軌的行人。於是驚覺,時間軸只能交錯,不能跳換。我有的只是一個個的夢,他們在夜晚甦醒,白天蟄伏,卻在工作中死去。我的腳從來沒有離開自己的時間軸,我只是閉上眼睛。

於是我懂了,這是一首歌。一首沒有辦法再改編的歌,它還沒迎接到屬於它的結局。結局,暮靄沉沉的結局,闊的是楚天,悲傷的卻是找不到陸地的我的眼睛。
04:50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