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余光中:聽聽那冷雨(節錄)

  驚蟄一過,春寒加劇。先是料料峭峭,繼而雨季開始,時而淋淋漓漓,時而淅淅瀝瀝,天潮潮地溼溼,即連在夢裡,也似乎把傘撐著。而就憑一把傘,躲過一陣瀟瀟的泠雨,也躲不過整個雨季,連思想也都是潮潤潤的。每天回家,曲折穿過金門街到廈門街迷宮式的長巷短巷,雨裡風裡,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不過那一塊土地是久違了,二十五年,四分之一的世紀,即使有雨,也隔著千山萬山,千傘萬傘。二十五年,一切都斷了,只有氣候,只有氣象報告還牽連在一起。

  這樣想時,嚴寒裡竟有一點溫暖的感覺了。這樣想時,他希望這些狹長的巷子永遠延伸下去,他的思路也可以延伸下去,不是金門街到廈門街,而是金門到廈門。他是廈門人,至少是廣義的廈門人,二十年來,不住在廈門,住在廈門街,算是嘲弄吧,也算是安慰。……再過半個月就是清明。

  安東尼奧尼的鏡頭搖過去,搖過去又搖過來。殘山剩水猶如是。皇天后土猶如是。紜紜黔首紛紛黎民從北到南猶如是。那裡面是中國嗎?那裡面當然還是中國永遠是中國。只是杏花春雨已不再,牧童遙指已不再,劍門細雨渭城輕塵也都已不再。然則他日思夜夢的那片土地,究竟在哪裡呢?

  在報紙的頭條標題裡嗎?還是香港的謠言裡?還是傅聰的鍵白鍵馬思聰的跳弓撥弦?還是安東尼奧尼的鏡底勒馬洲的望中?還是呢,故宮博物院的壁頭和玻璃櫥內,京戲的鑼鼓聲中太白和東坡的韻裡?聽聽,那冷雨。看看,那冷雨。嗅嗅聞聞,那冷雨,舔舔吧那冷雨。雨在他的傘上這城市百萬人的傘上雨衣上屋上天線上雨下在基隆港在防波堤在海峽的船上。……

  ……溪頭的山,樹密霧濃,蓊鬱的水氣從谷底冉冉升起,時稠時稀,蒸騰多姿,幻化無定,只能從霧破雲開的空處,窺見乍現即隱的一峰半壑,要縱覽全貌,幾乎是不可能的。至少入山兩次,只能在白茫茫裡和溪頭諸峰玩捉迷藏的遊戲,回到臺北,世人問起,除了笑而不答心自閑,故作神秘之外,實際的印象,也無非山在虛無之間罷了。雲繚煙繞,山隱水迢的中國風景,由來予人宋畫的韻味。那天下也許是趙家的天下,那山水卻是米家的山水。而究竟,是米氏父子下筆像中國的山水,還是中國山水上紙像宋畫。恐怕是誰也說不清楚了吧?

  ……饒你多少豪情俠氣,怕也經不起三番五次的風吹雨打。一打少年聽雨,紅燭昏沉。兩打中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三打白頭聽雨在僧廬下,這便是亡宋之痛,一顆敏感心靈的一生……樓上,江上,廟裡,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

  ……至於雨敲在鱗鱗千瓣的瓦上,由遠而近,輕輕重重輕輕,夾著一股股的細流沿瓦漕與屋簷潺潺瀉下,各種敲擊音與滑音密織成網,誰的千指百指在按摩耳輪。「下雨了,」溫柔的灰美人來了,她冰冰的

纖手在屋頂拂弄著無數的鍵啊灰鍵,把晌午一下子奏成了黃昏。

  ……雨來了,雨來的時候瓦這麼說,一片瓦說千億片瓦說,說輕輕地奏吧沉沉地彈,徐徐地叩吧撻撻地打,間間歇歇敲一個雨季,即興演奏從驚蟄到清明,在零落的墳上冷冷奏輓歌,一片瓦吟千億片瓦吟。

  在日式的古屋裡聽雨,聽四月,霏霏不絕的黃霉雨,朝夕不斷,旬月綿延,溼黏黏的苔蘚從石階下一直侵到他舌底,心底。到七月,聽颱風颱雨在古屋頂上一夜盲奏,千噚海底的熱浪沸沸被狂風挾來,掀翻整個太平洋只為向他的矮屋簷重重壓下,整個海在他的蝸殼上嘩嘩瀉過。不然便是雷雨夜,白煙一般的紗帳裡聽羯鼓一通又一通,滔天的暴雨滂滂沛沛撲來,強勁的電琵琶忐忐忑忑忐忑忑,彈動屋瓦的驚悸騰騰欲掀起。不然便是斜斜的西北雨斜斜,刷在窗玻璃上,鞭在牆上打在闊大的芭蕉葉上,一陣寒風瀉過,秋意便瀰漫日式的庭院了。

  ……回憶江南的雨下得滿地是江湖下在橋上和船上,也下在四川在秧田和蛙塘下肥了嘉陵江下溼布穀咕咕的啼聲。雨是潮潮潤潤的音樂下在渴望的唇上舐舐那冷雨。

  因為雨是最最原始的敲打樂從記憶的彼端敲起。瓦是最最低沉的樂器灰濛濛的溫柔覆蓋著聽雨的人,瓦是音樂的雨傘撐起。……雨來的時候不再有叢葉嘈嘈切切,閃動溼溼的光迎接。鳥聲減了啾啾,蛙聲沉了閣閣,秋天的蟲吟也減了唧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1:11 | [文字] 經典分享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SILENCE




沒有立場的人,應保持安靜。
04:08 | [圖畫] 單張扉頁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過門不入

  眼前有家歸不得,木門牢鎖在上頭…

  今天發生超--誇張的事。我爲了進家門把門給拆了---

  話說我家有兩道門,一個鐵門一個木門。我沒有木門的鑰匙而不知道哪個白痴出門時把木門鎖住了,我打全家人的電話都打不通…沒辦法只好對門又踢又踹期望它就像電影演的一樣直接被我踹破,但事實證明這果然是不可能的,就算它已經是年久失修的夾心板木門依舊不可能……

  通常木門都是用夾心板釘起來的。所謂的夾心板就是前後兩片板子中間用一塊塊的的木頭組合好後再釘起來。順便對比一下實木門。所謂的實木門,顧名思義就是真材實料的樹木整顆裁成木板的形狀再於上面雕花做成門,非常昂貴。(應該沒有人用實木門吧未免太有錢了|||||||= =)我先用力踹門後再利用鑰匙插進木板縫隙中用力扳,把木板片扯下來,再把中間的木頭拆下,將之利用來突破剩下的木板……突破成能讓手通過的洞,再伸手進去把門打開---

  喵的回個家怎麼這麼辛苦(炸飛)

01:38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晚安,兒子

朱宥勳/聯合報
続きを読む
13:25 | [文字] 經典分享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1) | edit | page top↑

那天遇見你

■ 紅格子


  那天遇見你,辮子繫著一隻紅粉斑蝶,指尖指揮著風吃掉窗戶,貓吃掉影子,薯條吃掉舌尖,時間吃掉歲月,而你吃掉我的眼珠……藍紫色的夢在深邃的瞳孔裡不斷地放大,縮小成一張張詩篇;陽光刷亮長睫,流行訊息的天線呈放射狀展開,細雨把眼淚織在一起,你笑著揚起一條七彩的橋,橋的盡頭竟是我久未踏足的家鄉。
  後來再遇見你,素著陶瓷般的容顏,精雕的眼及緊閉的唇,一身八爪菊開滿長裙,天空藍針織小外套,敲叮叮的銀墜子隨車搖晃,數著季節交替的節拍,而靜默在你衣領的小瓢蟲,突然張開翅膀,往不知名的地方飛去。
  那天又遇見你,你背對著我,長髮飄動著憂鬱氣息,壓克力大圓彩色串珠手鍊,繫繩的深秋色鑲鑽涼鞋,手提著牛皮小紙袋,裝滿了哀傷的蘆葦,輕輕撩起擦肩而過的故事,俐落地把夢抓起來塞進口袋,所有銅板都開始興奮起來,叮噹噹地敲起青春的行板。
  最後遇見你,披著一件大衣,緊拉著車環,麋鹿色長筒靴子叩叩地敲著車板,耳邊掛著幾顆星星,月亮在腰間傾斜,整座城市都在動搖,一個緊急煞車,大衣奪窗而出,在我靜止的脈搏裡,所有的纖維都開出一朵朵雪花,聖誕鈴聲開始響起………

〈End〉
00:23 | [文字] 經典分享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