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口總會多加一點不必要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1:27 | [文字] 日常生活 | edit | page top↑

朋友

其實人的一生究竟需要什麼呢。什麼是不可或缺的,又是什麼造就我們一生無悔。
你知道的,我汲汲營營的追求許多東西。自由,金錢,慾望,地位。

朋友。

近來我剛換到一家日商公司工作。雖然薪水很不錯,但發生了一些事,我惹惱了自己的主管。他不斷想方設法的陷害阻撓我,想逼我自主離職。暫且假稱這家日商為sunny吧。
在sunny工作,有一句話一直在我耳邊揮之不去。「他私底下一定也有他自己的朋友,不然他活著要幹嘛?」那是以薩跟我講到一個很討人厭的同事的時候說的話。虧那位討人厭的傢伙還叫做天使。若他是天使,那恐怕是世界上絕無僅有專擅惡毒的天使。

我不曉得天使有沒有朋友。但那句話卻深深刺進我心中。在看電影的時候,我總是很羨慕為人所愛的主角們;像Gladiator中的Maximus,即使身陷囹圄也無法阻擋他光明的特質,總是眾望所歸,為神所愛。

Is it just me or is this just a simple fact that too much for a man to bear?
17:19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將進酒

有時我思索活著的意義,特別是在這樣的夜晚。

你知道的,最近我越來越愛喝酒,darling。我也說不清為何突然之間它對我產生了莫大的吸引力。也許是因為我一個人縮在桌前看電影,也許是因為我越來越笑不出來。每一個笑容都變得好像在偽裝什麼事情。走在路上,我突然覺得喜怒哀樂都不重要。喜怒哀樂只是你參與這個世界的方式,難以解釋的不重要。

你知道的,我曾經經歷過好多好久重大的落差。我以為別人是在擔心我,其實別人是在質疑我。我以為別人在乎我過得好不好,但其實別人在乎的是我能不能讓他過得好。我已經經歷太多太多太多太多,揚起一張笑臉卻得到別人的一桶冷水。也許這些也通通不重要。你拿著自己的高興迎向別人的冰冷。

我越來越有話說不得了,darling。每一句話背後都富有昭然若揭的暗示,每一個行為背後都必須要產生一個或無數個表徵。我曾經以為小時候的不幸總會過去,我總是期待著時間往前奔跑,以為只要跑得夠遠了就可以讓我擺脫這些如影隨形的鬼魅。

身邊有人期待著我要嚴謹但不要成熟,要能幹但不要市儈。他說他不能相信我,但卻時時依賴我。我說我不能相信他,但卻也不知道該拿這段關係怎麼辦。你知道的,人就是靠著這麼點微薄的關係存在在這世界上。如果沒有這層關係,人簡直可以說是什麼都不剩了。人際關係像一張網將你網住,但你要知道,這些就是你活著的證據。如果你嫌網煩將他們給割了,你就成了斷線的風箏,飄飄蕩蕩的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但話說回頭意義到底是什麼呢,人活在世上真有這樣的東西可以定義我們的人生嗎。

公司裡的人彼此仇視。我告訴你,我說這話一點也不誇張。你應該去看看我們公司的樣子。人人慄慄自危的,只要稍有別人靠近說個話就嚇得跳個半天高。他們習慣透過mail說話,就算就只坐在彼此對面都一樣。我曾經漏了回一通電話,那通電話原本還是我先打過去找那位業務,那位業務沒接到於是回電給我,但我又湊巧沒接到的。告訴過我要回電話的女同事就為了這點小事氣得橫眉豎目,寫mail給我還順便CC給其他同事怒陳他的不滿以及冤屈。「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忘記了還是怎麼樣啦!我明明告訴過你要回電,還提醒你兩次!對啦,對您來說這也許是小事啦!」 我站起來跟他道歉,說要賠他一杯飲料聊表歉意。他一邊對我笑得溫柔婉約的一邊說「沒關係啦...」的同時,我的信箱卻跳出來信通知,裡面寫著「你以為道歉能怎樣?!道歉!對不起!都不能彌補事情!今天是因為我正好坐在位子上有聽到你講,如果我沒在位子上,不就莫名其妙的背了黑鍋!你的飲料我承受不起!」

對呀,就是現在坐在你對面巧笑倩兮狀似溫柔的說沒關係的人寫過來的mail。

我沒有傾訴的對象,darling,因為我就連私生活也充滿挑戰。跟我在一起的人,他說我道德有問題,他說我反反覆覆,他說我沒有一點原則跟堅持,甚至連對於那些曾經對摔車的我棄之不顧的人都不會跟他們絕交,簡直沒有在乎的事情已經到了極限。
他說我老是讓他忍耐,他說我脫線、辦事能力認知能力認路能力記住影星的臉的能力記住自己買的東西的價錢的能力遠遠不如正常人,樣樣能力值都低下到一般正常人根本不會這樣的地步,為什麼只有他得一直要忍耐我這樣。

我若跟他抱怨職場上遇到的事情,他會質疑兼攻擊我為何不回嗆上司為何不直接離職。跟他分享今天新體驗到的事情,他質疑我攻擊我為何不早聽他的照他說的改為何非得要等到我自己體驗過後才發現他說的是對的這種他明明就知道一定會變成這樣的事情為何我就是不聽他的不相信他說的話非得要等我自己經歷過一遍才在那邊跟他share說什麼什麼事情怎樣怎樣。跟他分享今天遇到的人事物,他會用揚高尾音的說話方式以一種莫名其妙的姿態問我「然後?你到底想說什麼?」 跟他反應這樣真的很難相處下去,他回我說「你怎麼都不想想問題是不是出在你自己身上!我會這樣對人一定是有原因的,那是因為你先用了怎樣的態度我才會變這樣!!我跟你可不一樣,我對於自己所做的事情清楚得很,很抱歉!」

你知道的,darling,我越來越不知道怎麼說話了。也許只剩下酒能夠在我看電影的晚上陪我了。
00:07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那些日子不再有

  年紀越大,想交朋友真的越不容易。

  前些日子去買了歲時紀。我一直很喜歡這個名字。那名詞原本該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分,卻慢慢被人捨棄在遺忘的平原裡。現在藉由偷花跟TU小姐默默的堅持,又悄悄的被帶回我們身邊。多麼令人驚喜啊。
  還滿瘋狂的,買了三本:太古、行歌、夢華錄。排隊之中認識了兩個人,很高興的想約新朋友一起出去吃個飯,但當天的巧遇過去了之後,那兩位新朋友的反應迅速的趨向冷淡避諱,讓兩度主動傳臉書訊息的我不禁也猶豫了起來。一邊在內心疑惑著,若真的不方便或者不想跟我見面,為何不簡單的吐個不字?一方面也疑惑著自己是否造成他人的困擾。

  終於,小王子問道:「人們在哪裡?在沙漠中有點寂寞。」
  「在人群中也是寂寞的。」 蛇說。
23:15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你我身邊的魏徵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00:08 | [文字] 日常生活 | edit | page top↑

霜降

icedflower.jpg  今天又多開了一個新的部落格,WordPress。久聞其名,倒未曾想過要嘗試;畢竟各式各樣的網路服務太多了。帳號一多,全部都要經營起來可是一項大工程。原本只是想訂閱一個部落格的RSS,又不想把功能全部集中在google裡,所以才在Google Chrome所提供的各種訂閱用模組塊中選了大名久仰的WordPress--歷經一連串有點曲折的申請過程後,看到WordPress的後台真的有些驚人,功能非常多樣、仔細又健全。只是有不少東西,例如各式blog layout,上面都有標價這點不太好(笑)。Google+、Blogger、Tumblr、twitter*3、plurk*3、FC2 bolg*2...現在又多出了WordPress。數都數不完。最近也才剛跟tumblr熟起來而已,是個很適合收集自己喜歡的圖文以及各種資訊的地方。拍攝這朵小花的主人,flicker帳號已經刪了。只留下結霜的小花,在tumblr上流傳著繼續芬芳。
  我常在想,凡事都是有好必有壞,福禍相倚,禍福同門。

  每個人一出生,命運就緊緊的跟在身邊。他是一個基本的參數,會怎樣變化要看自己的意志是否能堅強到跟原始參數對抗,進而改寫數值,演算出不一樣的結果。只是,意志強韌的程度本身說不定也有一個設定好的參數值上限。於是意志不斷崩毀,人生的軌跡不停的掉入命運預設的迴圈,無法掙脫。然後你的故事就這樣被大綱綁定了結果。
  「放心,你的故事很短。平均起來只能過八十幾次中秋。」

  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小樓昨夜又東風了,然後我看到我最喜歡的白髮漁翁,他就那樣坐在江渚之上,佝僂的背影默默傾訴著慣看來來往往的秋月春風。他呢只要有一壺酒便高興了,舉杯跟人家討論著千百年間流轉而過的往事悠悠。還有還有,那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瓦爐的溫情;居易先生呀,太白先生說要跟你同消萬古愁呢,喝不喝?

  最近深刻的感受到人生的短暫。相較之下,眼前的小事似乎不足掛齒。但,又偏偏那麼真切的煩擾心頭。



07:41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無邊絲雨細如愁

  最近這幾天大雨頻傳,總算今天是虛驚一場。false alert,氣象局又是免不了被一頓好罵。推開窗戶,被一層輕紗覆蓋著的城鎮多了幾分迷蒙。

  諸君,我最愛最愛的寧靜細雨。細細的飄落,如同山水畫般悄悄將路面暈染出深重的色彩,無形中暈染出一塊塊色彩的路面,無言昭示著的彷彿是老子在傾訴的真理,天下萬物有無相生。撐開傘走進這片寧靜的風景,傘面傳來顫巍巍的淅淅瀝瀝那麼優雅,讓你想起王摩詰,讓你想起北宋秦少游大人的浣溪沙。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閒掛小銀鉤…在陽明山上渡過了四年,我最想念的絲絲細雨,如薄簾,如輕紗,細膩的披覆觸目所及的風景。

  以前曾在這細雨中與大學同學分享感動,反被促狹的取笑才氣縱橫或書讀太多讀壞腦袋。我只得但笑不語。說不出我越過了千年的時間,偷偷的與秦大人分享同一份思念,同一份感動。

22:39 | [文字] 日常生活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