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Imagine Dragons-Demons




When the days are cold
And the cards all fold
And the saints we see
Are all made of gold

When your dreams all fail
And the ones we hail
Are the worst of all
And the blood’s run stale

I wanna hide the truth
I wanna shelter you
But with the beast inside
There’s nowhere we can hide

No matter what we breed
We still are made of greed
This is my kingdom come
This is my kingdom come

When you feel my heat
Look into my eyes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Don’t get too close
It’s dark ins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At the curtain’s call
It's the last of all
When the lights fade out
All the sinners crawl

So they dug your grave
And the masquerade
Will come calling out
At the mess you made

Don't wanna let you down
But I am hell bound
Though this is all for you
Don't wanna hide the truth

No matter what we breed
We still are made of greed
This is my kingdom come
This is my kingdom come

When you feel my heat
Look into my eyes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Don’t get too close
It’s dark ins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They say it's what you make
I say it's up to fate
It's woven in my soul
I need to let you go

Your eyes, they shine so bright
I wanna save that light
I can't escape this now
Unless you show me how

When you feel my heat
Look into my eyes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Don’t get too close
It’s dark ins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3:51 | [文字] 影音紀事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那天遇見你〉         ■ 紅格子

那天遇見你,辮子繫著一隻紅粉斑蝶,指尖指揮著風吃掉窗戶,貓吃掉影子,薯條吃掉舌尖,時間吃掉歲月,而你吃掉我的眼珠……藍紫色的夢在深邃的瞳孔裡不斷地放大,縮小成一張張詩篇;陽光刷亮長睫,流行訊息的天線呈放射狀展開,細雨把眼淚織在一起,你笑著揚起一條七彩的橋,橋的盡頭竟是我久未踏足的家鄉。
後來再遇見你,素著陶瓷般的容顏,精雕的眼及緊閉的唇,一身八爪菊開滿長裙,天空藍針織小外套,敲叮叮的銀墜子隨車搖晃,數著季節交替的節拍,而靜默在你衣領的小瓢蟲,突然張開翅膀,往不知名的地方飛去。
那天又遇見你,你背對著我,長髮飄動著憂鬱氣息,壓克力大圓彩色串珠手鍊,繫繩的深秋色鑲鑽涼鞋,手提著牛皮小紙袋,裝滿了哀傷的蘆葦,輕輕撩起擦肩而過的故事,俐落地把夢抓起來塞進口袋,所有銅板都開始興奮起來,叮噹噹地敲起青春的行板。
最後遇見你,披著一件大衣,緊拉著車環,麋鹿色長筒靴子叩叩地敲著車板,耳邊掛著幾顆星星,月亮在腰間傾斜,整座城市都在動搖,一個緊急煞車,大衣奪窗而出,在我靜止的脈搏裡,所有的纖維都開出一朵朵雪花,聖誕鈴聲開始響起………   
16:54 | [文字] 經典分享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Alan Shore - in The Practice & Boston Legal

alan shore

把波士頓法律(Botson Legal)吃完之後我還是很想念Alan。所以我倒回頭去找律師本色(The practice)第八季,Alan第一次出場的地方。
此劇已難尋,以故我只找到其中一部分。然後我在裡面遇見了另一個不一樣的Alan Shore。

這是美劇常態,換了個編劇後劇中角色就像換了個人,然後再輪到各方粉絲(鐵桿粉、黑粉etc)對於角色到底是否破格吵個半天。

波士頓法律是一部快板的幽默黑色喜劇,通常是一集呈現兩個案件,現實成分較低,且劇中出現的案子九成九都無罪開釋。裡面的Alan喜好追逐異性、好色、重視朋友而且坦然、急公好義,是個討厭自然、喜歡都市、害怕寂寞、愛好朋友以及全天下異性的民主黨人。

律師本色比較正經嚴肅,一個案件通常可以延續好幾集,鋪陳律師的掙扎以及對於殘酷現實的無能為力。這裡的Alan容易嘴上不饒人,常遭周圍的人孤立、攻擊,而他不假辭色地對抗所有外界壓力的同時,更以狡獪不擇手段的行事作風稱霸業界,短短七個月即為公司掙得九百萬美元進帳,讓事務所其他律師全都難以望其項背。老闆恨死他又無法開除他,儼然一方梟雄。

這裡的Alan對朋友有著近乎純真的執著,為朋友赴湯蹈火也不皺個眉頭。而在性關係中,他不談感情,但律師本色中他甚少性事。看到別人有難即默默出手相助,為了幫助他人不惜違法亂紀,不惜自毀前程。他夾在人性的醜陋以及現實的殘酷中掙扎,賭上自己的一切在這孤苦的世間挽救一個又一個脆弱的靈魂。

為了幫助自己事務所中的一位年輕律師,他冒名頂替,私下和解。年輕律師問他「為什麼你要這麼做?你甚至還不太認識我!」他只淡淡地回答「你的客戶只是希望得到一聲道歉。」
為了幫助一位精神異常的窮苦人,他背著眾人銷毀證據、助他脫罪,安排他進醫院接受治療。
為了幫助一位無依無靠的單親媽媽,他不但非法採證、誆騙詐欺,且威脅利誘地狠狠刮了對方律師八百萬美元,好讓她可以一輩子衣食無憂。

他沒有政黨傾向,害怕被了解自己的人吸引;他深深的了解痛苦的本質,想要利用下流的手段來逼自己相信自己很無恥,卻無力躲避時時刻刻來自內在良知的譴責。

Alan Shore,五年三奪艾美獎。前一個他看似渾身荊棘,銳利譏峭,難以親近,但實際上他毫無怨言地將所有人的責任一肩扛起,性情溫暖,重情重義。後一個他較活潑外向,滿口渾話,雖然有點膚淺,但可愛而俏皮。推薦。
14:08 | [文字] 影音紀事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耶穌受難記

因為Jim CaViezel的關係所以補看了耶穌受難記(動機不純)。

電影一開始跳出來並不是說英文的時候我有點意外。 -美國人拍電影不是不管哪個國家的人都給他講英文嗎-

劇情並不雷,但前半段有點沉悶是真的,在前半段的時候我忍不住一直按暫停,還跑出去買便當想說邊看邊吃節省時間。耶穌做桌子的那邊真的很可愛,看一看都忍不住微笑。

但是到後來,吃到一半的便當被擱到了一旁。
我覺得自己目睹到一個道德操守皆完美的聖人。

聖經故事中耶穌受難之事廣為人知,但文字的記述只是一種表達,當真正的血腥出現在眼前又是另一碼子事。即使那受難者不是耶穌,只是另外一個人,遭受這樣的酷刑都難以想像。
但群眾暴力就是這麼可怕。在那樣的氛圍當中,如此兇殘的對待另外一個個體竟然當場被正義化。

可是你知道,這就是擁有高超道德操守的聖人。過程當中他不憎恨、不求饒,這是需要多大的勇氣跟堅定的毅力!
因為人性很軟弱,遇到痛苦容易低頭。長時間的考驗比起短時間的逞勇更加難捱。而且我們的軟弱根本沒有底限,我們願意為了避免痛苦放棄所有的信念,求饒更是不在話下。

所以惡魔逡巡在受鞭刑的耶穌的周圍,彷彿嘲笑天父似的一直在等。他在等有著肉身的耶穌屈服,他在等耶穌純潔的靈魂因不堪凌虐而墮落。

你知道東西方文化截然不同,一者重實用,一者重哲理。但相反的兩者有時候卻在某些地方驚人的相似。也許是因為不管到哪裡,真理都只有一種面貌的緣故。

真正的正義以及道德的重量之所以難以負荷,是因為全世界的邪惡都會與你為敵,哪怕是再微小的事情都是。
所以當ABC主持人問及是誰殺死耶穌時,導演梅爾吉勃遜回答說「全人類都有責任,是我們的罪惡打倒了耶穌基督。」

天父不加以出手干預人們殘暴的虐殺耶穌是有理由的。
耶穌必須受難,才能證明他的靈魂望著光明,永遠不會墮落。
他必須受難,天父才能藉由這交付到自己手中的純潔的意念,逼退惡魔。

他必須受難,才能為這混亂的世間立下基準,以身作則地告訴這個世界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不管遭受再大的痛苦、或者被邪惡的思想再怎麼刻意扭曲,真理都絕對不會改變。




続きを読む
19:55 | [文字] 影音紀事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口總會多加一點不必要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21:27 | [文字] 日常生活 | edit | page top↑

Lenka - Everything At Once




続きを読む
20:01 | [文字] 影音紀事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你往何處去?【聯合報╱徐國能(大學教授)】

我們能夠多深刻的影響這個時代?還是慢慢地融入世俗,成為每一個時代下那個相同模糊的面孔?

在隔斷紅塵三千里的校園中,漫談知識、詩歌與美,彷彿與紛紛擾擾的廛市漸行漸遠。打開書頁,吟詠之間便可忘卻現實世界裡浮動不安的經濟衰退與使人疲倦的失業數字等等;我們漫談哲理,交換感動,那些心靈悸動的瞬間,總使我幾乎忘了這個時代真實存在的不公不義或人間隨時發生的哭喊絕望。我們在教室裡心情甜美,於校樹間人生灑脫,輕唱〈小情歌〉的日子,國家民族的大義已遠。該怎樣弄到計畫的經費,以及如何消化掉經費,成為現實中最讓人關心的事。但我不禁要問,那個少年時立志淑世的意氣到哪裡去了?寫在八古作文「讀書與救國」字裡行間的沸騰熱血都已冷卻了嗎?

有人說過,舊俄的知識分子是質地最好的麻繩,他們將自己和時代人民緊緊捆綁在一起,死命將沉重的國族拉出命運的泥淖,直到自己斷裂為止。而今我在研究室的電腦前偶然舉目,初秋的藍天像每一個時代那樣浩蕩,我卻有了深邃的茫然。在教學、研究與服務的量化評鑑中,「救國」或「用世」都成為了遙遠或愚騃的代名詞,爭奪學術資源,較量學術成就,在故紙堆裡輕易的日升日落,難道就是我們這個時代,攻書學劍的最終目標嗎?

我不能忘記190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顯克維奇的小說《你往何處去》(或譯《暴君焚城錄》),為了躲避暴君尼祿迫害而逃離亂城羅馬的使徒彼得,在途中遇見上帝,兩人方向相反,互問對方「你往何處去」?

我們可以逃往一個安適的樂土,享受物質生活的豐腴以及文學、音樂、藝術的陶養,我們可以心平氣和,非常光潔的在雲端活過一生。然而我們也有一個亂邦在身後,是否應該轉身,回去被釘在十字架上或餵於餓獅的口中?或是即便如此,亦不能改變什麼現實,或完成什麼真理?在價值漂流的時代,沒有夢也沒有黎明,我多想如千年前的聖人,迷路時遣一弟子為我問津,舉世滔滔,我們一行,該往何處去呢?

【2009/09/28 聯合報】
02:13 | [文字] 經典分享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